|反思筆記|關於治療者的自以為是

默默的就入行半年了,也開始多少治療中觸碰到一些難以逃開的個人議題

所以我還是回去找了研究所的老師當督導(兼心理治療)
每次回去就像是得到心靈的解脫
有些講不出口的東西忽然就好像有理解些什麼
然後再在生活裡慢慢發酵
今天和督導談了「在治療室開不了口談自己內心事的個案」
我積極的想從個案口中聽他描述那些他想要來談的事情
對你來說,描述感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不是對大家都如此』
『你沒有接住他那些講不出口的心情,同理他的確不知道該如何講出口的感受,
或許他就是這樣的把感受放在心中,可能連自己也沒有辦法觸碰』
這樣的說法並不是當頭棒喝
只是提醒我,我們總是會自以為是的帶入了自己的觀點
『那是一種你的自以為是』督導這麼說
我不會連結這是對我的責備,但我覺得這是我的盲點
因為我的確一直以來都認為表達是一件很容易辦到的事情
以為想清楚就好了,然後就可以說了
只能說這是社心裡虛假一致性偏差的完美例子
『說出口包含了思考、反覆思考,這並不事件容易的事』
的確是
當然面對開不了口談內心事的個案還有很多切入的點
只是這是屬於我對這件事情存在的盲點
就像點開穴位一樣
除了試別的方法切入之外,也會對這個議題保持彈性
我不會陷入「個案不願意談」的僵局
那個我為自己開的僵局也可以就此收攤
murmur
從入研究所開始就不斷在調整自己的心態
從以前抗拒督導到現在反而喜歡督導
有時候反而是一種喘息
大概是心理治療的效果,一種菜鳥的疑難雜症也能被接住
好吧,就是一個反思筆記
解了一關就可以往下一關前進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