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筆記| 2019第一課,擁抱不完美的自己

2018年是充滿變化的一年
也是相當焦慮的一年
讓我有機會重新看見那個不完美的自己

對心理理學的興趣應該是從國中開始
第一本書是魏斯醫師的前世今生
讓我開始對心理治療感到好奇
高中時,就一直立志要讀心理系
經歷不被認同任甚至被嘲笑
我也經歷了重鬱和不去上學的階段
總算在選填自願的時候為自己的人生開啟一段新的路
我把電機什麼二類的科系全部填在心理系後面
也落下「沒考上心理系我就要重考」的豪語
現在想想那股傻氣和熱情,還是讓人覺得有點激勵有點暖
慶幸我沒有經歷重考就順利進了心理系
在心理系也茫然過未來
決定要考研究所也沒有應屆考上
在隔年的面試時又遇到了同一個考官
也是我現在的督導
他見到我的第一句話「這一年你有什麼進步嗎?」
當下我以為,真的以為這年的考試又沒有希望了
但所幸是備取上研究所
現在想想我所有的考試都是吊車尾上的,這樣是否是一種幸運
就像趕上了末班車
出來工作後,回學校找督導
他才說當年那句話,其實只是想知道我這一年有什麼努力和改變嗎
而非要打擊我
因為他覺得我是一個很努力的人,所以才想這樣問我
也的確是。
我總覺得我需要非常非常努力,才能達到別人的一點點
以前總是習慣看見別人有多優秀
看見自己多有不足
但還是費盡力氣讓自己看起來很好
不過那樣的自己,好脆弱
好怕別人一眼就看穿自己並不夠好
好怕一個動作一個回答就漏陷了
好像一片很薄很薄的玻璃,輕輕碰就會碎
那個就是我當時的「自我」
隨著研究所畢業參加心理師考試
還沒放榜我就找到工作
無論是學業或工作,好像某個程度在家中被認可了
好像花了十年才快拼好一幅拼圖
考上心理師和開始工作時,終於拼上了最重要的一塊
剩下的在督導的過程裡慢慢拼湊
那些焦慮、那些毛毛躁躁的情緒、和那些不成熟
好像都慢慢的梳開
這些變化其實是不知不覺的
我不知道我在什麼時候開始改變
但從我開始在林口兒心實習
擁抱孩子的不完美,就像在擁抱自己
相信孩子的每次努力,就像在告訴自己我已經很好
也從每次的督導被接納被同理
開始可以接納自己的焦慮,也接納自己本來就不可能什麼都做好
心理治療就是這樣的感覺吧
輕輕的、慢慢的在生活裡發酵
每一次的接納都在讓我們學習接納自己
反觀當我是治療者時,亦應是如此
輕柔的,溫暖的。
花了好久的時間才來到現在這裡
但現在也許正剛剛好
希望2019年可以從擁抱自己的不完美開始
輕輕的,對待自己與學生
 murmur
想起最近看的書《斜槓青年》p.92
「我不夠好」怎麼辦?
我的確不夠好,但我在進步。
這才是害怕「我不夠好」最好的心靈解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