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空白的六七月

當忙碌佔據了生活
部分的自己便在時間洪流中消失


六月忙於proposal

七月開始適應實習生活
開始真正的臨床實務
開始衡鑑、治療、討論會


實習前督導問
「你覺得心理治療迷人的地方是什麼?」


痛苦的六月令人無法思考


深信活著的人都非常努力
每個故事都值得被聽見
但這只是一種成為心理師的初衷
真正的心理治療不是擁有渾身熱血就行
也之所以必須 become a person
因為那並不渾然天成


七月的生活裡不斷在適應調整
讓自己可以更勝任心理師這個工作
但只是勝任而已
好似只把自己的邊邊角角削成適應這工作的圓
並不是真正的 適應
也因此經歷前所未有可怕的PMS

終於,一個月,好像有點活出一點點自己

關於心理治療的反思


實習第四週 end

遇到了棘手的個案
除了在背後偶爾開開她的玩笑之外
我到底該用什麼心態面對她
那個喋喋不休無法打斷
自我中心又會責備治療師的她

以上都是對她的抱怨
我覺得我被罵的莫名奇妙
以至於我無法成為她的鏡子
受到移情的影響帶入自己的情緒
將怒氣反移情回到個案身上
對於框住人的規定感到被束縛
但終究規定是死的
而在會談室中的我們是活在時間洪流中的
貼近個案
不是用規定將她推的遠遠的

覺察是改變的開始
不確定未來四次的發展
但可能嘗試用另一種心態面對她
和自己

其實還沒找到迷人的地方

脫下口罩真誠面對個案
感受與個案的會談
勇敢的再更站前面一點點